浮世沧烟

随缘更新,日常佛系。

【忘羡】当拖家带口的江宗主来到了云深不知处

 啊我还是写了......


 番外二 论儿子在一夕之间长大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说实话金子轩是很萌懵的,尤其是当他发现自己想穷奇道方向走着走着就到了云深不知处的时候。


特别是还有个不认识的家伙一见到他就露出了仿佛见到鬼似的表情,大喊一声:“金子轩!”然后一拳打了自己的脸。


哦真是似曾相识的力道呢。金子轩冷漠的想,然后冲上去还手。


然而当他的拳头还没落到对方身上时,他就被一个蓝家人拽住了。


金子轩抬头一看,哦,蓝忘机。


怎么感觉怪怪的?金子轩疑惑的想,这蓝忘机是不是长大(老)了不少?


原本金子轩是领了江厌离的“命令”去把现在还是众矢之的的魏无羡带回金麟台去参加金凌的满月宴的,结果他莫名其妙的就到了云深不知处,莫名其妙的被莫名其妙的人打了一拳,又莫名其妙的被蓝忘机抓住了。


这都是什么事。


“你真的是金子轩?”听明白他的来历后,那个打了他一拳的少年大呼小叫着。“难道那块石头还能买四送一?”


金子轩看着蓝忘机颇为无奈的看了那个少年一眼,说道:“应该是影响未全部消除,当日因某人意愿而产生的‘后遗症’。持续不了多久。”


这都什么跟什么?金子轩一头雾水,却见那个少年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他,接着又仿佛恍然大悟般拍了下手,突然抓住他的手就往山上拖。


“喂!你干什么!放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那少年置若罔闻,只是大声的朝山上喊:“金凌!你爹来了!”


金凌?金凌如今才刚满月,如何下来找他。


这人当真是个疯子。金子轩不屑地想,便想把手给抽回来。


可没人给他反应的机会,只见山上匆匆下来一个一身紫衣的男人,一看见他也懵了一下,接着便一拳打在了他另一边完好的脸上。


哦这令人熟悉的默契。


“江晚吟!你做什么?”来人正是江晚吟,他看着金子轩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却又不理会他的质问,只是转头看向还在拽着他的少年,默默地进行眼神交流。


直到得到少年的肯定,他才一脸阴沉的转过头去,也冲着山上喊着:“金凌!你爹来了!”


“江晚吟你脑子没事吧?金凌今天刚满月你让他......”接着金子轩就说不出话来了。


因为他看见山上急匆匆跑下来一位少年,一身金星雪浪校服在云深不知处显得格外抢眼,眉间一点朱砂映着少年雪白的肌肤,少年腰间还佩着金子轩熟悉的岁华。


看看那小模样长得,简直就是金子轩和江厌离的翻版。


更别说这孩子一看到他就一脸见了鬼的表情,转瞬间还扑到他怀里喊着“爹”。


尽管整个事件都透露着诡异,但种种事实摆在眼前也由不得金子轩不信。


“我......这是十几年后了?我死了?阿离也死了?”金子轩看向那个打了他的少年,顿了顿,“你是魏无羡?你也死了?”


魏无羡点了点头,拍了拍他的肩。“别一脸丧气,至少现在你还活着。”


哦你说的好听,金子轩想。如果真按照魏无羡所说,他应该是死在穷奇道,也就是说......


“那我不走了。”金子轩说道。


“这可由不得你。”魏无羡调笑道,又转而严肃着看向他:“你回去后,别去穷奇道。绕道也行,直接回去也行,总之别去穷奇道。还有,小心金子勋,还有金光瑶。”


又看着金子轩一脸严肃的沉思,魏无羡嬉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反正你也呆不长,多去陪陪金凌吧。你能来到这,多半是他的意愿。”


金子轩板着脸点了点头,然而转头看向那个半大小子,还是没办法和家里那个啼哭的小娃娃对上号。


金子轩和金凌并排走在云深不知处的林间,两人之间弥漫着一股尴尬的气息。


金凌是在紧张。他长这么大从没见过这位活在传说中的父亲,他担心自己的修为入不了父亲的眼,怕他觉得自己不配拿起岁华,担不起金家宗主的称号,辱了金家的门楣。


金子轩也在紧张。他还没真正意义上的同孩子相处,尤其是一个失去自己陪伴多年的半大孩子。他不了解金凌的成长,总感觉错过了什么,心中不免有愧,偏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两人竞相沉默着,各有各的思虑,各有各的担忧。


“那个......阿凌啊......”还是金子轩打破了沉默。金凌一听父亲唤他,立刻紧张的板直了身子,瞪大了眼睛看向金子轩。


“是,爹。您有什么吩咐!”说着还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金子轩看着金凌这副滑稽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觉得自己的担忧似乎是多余的。反正都是自己的孩子。金子轩想。


他伸手摸了摸金凌的头,尝试着温柔的笑了笑。“我在这里呆不长,有些话,我就先说了。”


他清了清嗓子,“首先,我得为我未能陪伴你成长而道歉。”


金凌瞪大了眼睛,赶忙道:“不是的,爹,那是因为......”因为什么?因为魏无羡失手杀了自己的父亲?因为自己小叔叔步步逼近的算计?


偏生两个人都是他不愿意怨恨的人。


金子轩正色道:“不管什么理由,这都是我作为父亲的失职。不过,金凌,我听江晚吟说了,你的成长令我很欣慰。我知道金麟台暗流涌动,你既然做为了宗主,行事要多加小心。遇事可以去问江晚吟。当然我觉得你还是去问问魏无羡,虽然我个人不是很喜欢他,但不得不承认有些事情,他能比我们看的清楚的多。”


“我知道了……”金凌点了点头,恋恋不舍的看向金子轩。他已发觉金子轩正被一层浅色的金光包围,他明白那是金子轩快要离开的前兆。


金子轩点了点头,顿了顿,走上前抱住了金凌。“虽然有点不适应,但不说可能就没机会了。金凌,你能成长到这种程度,我很欣慰。”


说完,金子轩便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朦胧间似乎听见金凌喊了一声“爹”,又似乎听见了床上那个奶娃娃嗷嗷大哭的声音,淡淡的笑了笑。


回去后要告诉阿离,孩子长得很好看,像她。






  




“笑得这么开心,想什么呢?”金子轩听见江厌离的声音,回过神来。看见自家夫人正哄着襁褓中的小金凌,温柔的笑着看着自己。


金子轩笑了起来,搂过江厌离。“没什么,只是觉得咱们儿子真好看。长得特别像你。”


“这才刚满月,如何能看得出来。”江厌离手指逗弄着小金凌,一面又有些担忧的看向窗外。


“我还是有些担心阿羡,一会宴会快开始的时候,你去接接他吧。”


金子轩想起魏无羡同他说的话,又看向身边的妻子,说道:“好。我现在就去。”


“这么早?阿羡怕是还没起呢。”江厌离笑着看着天色尚暗的窗外,想起这个弟弟曾令人发指的作息,轻轻的笑了笑。


“哼,能让他来就不错了。我屈尊降贵去他那乱葬岗找他,他还敢不起?”


江厌离掩嘴轻笑,轻轻的推了金子轩一把,“好了,那你快去,早去早回。”


金子轩笑着披上外衣,迎着初升太阳的一缕日光,走了出去。



END




没了,彻底完了。

【忘羡】当拖家带口的江宗主来到了云深不知处(番外)

  番外一 蓝思追的奇妙之旅


蓝思追可以确信云深不知处没有这样的地方。


眼前只有残枝败树,脚下的泥土散发着一股腥臭味,四周似乎都是灰色的,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息。


死亡的气息。


蓝思追皱紧了眉头,仔细思索着他来到这的前因后果。起初他是看金凌同景仪又一次吵起来想要劝阻,顺便提醒景仪快到时辰先生就要到了,可不知怎么就眼前一黑,再睁开眼就到了这个奇怪的地方。


他不禁攥紧了要上的佩剑。想不出来有谁能够从云深不知处神不知鬼不觉的转移到这个地方。


而他更担心的是,连他都中了招,修为不如他的景仪和令人担心的金凌又该如何。


好吧,既来之则安之。蓝思追默默的叹了口气。魏前辈说过,如果莫名其妙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首先应该做的是先搞清楚自己的处境,在对自己接下来应该做的事做出决断。


蓝思追仔细地看了看四周,莫名觉得这个地方有些眼熟。正当他打算上前走几步时,他听见了不远处的打斗声。其间还夹杂着熟悉的铁链碰撞的声音。


宁叔叔?蓝思追想到,瞬间松了一口气。


这种时候果然身边有个亲人能够安心很多。


蓝思追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寻去,却看见两个差不多高的身影正混战在一起,两人肢体碰撞所发出的巨大的“砰砰”声完全不像是普通人能做到的程度。


又有一具凶尸?蓝思追有些疑惑,却又从疑惑中感到几分无奈。这年头凶尸都成群了?


看着眼前的两“人”越打越激烈,蓝思追觉得不行。他想先叫住温宁,好歹让他先注意到自己的存在。


而他一声“宁叔叔”刚出口,对面却有个黑衣男子先一步叫住了他们。


“温宁,先住手。看看他们是什么来历。”


原本蓝思追以为那个男人叫住的是自己这边的温宁,可却没想到对面的另一具凶尸却停了手,安静的站在一旁,默默地叫了一声:“魏公子。”


魏公子?能操纵凶尸的魏公子?难道这世上除了魏前辈还有其他人有这种本事?


显然不可能。不然当初被围剿的就不是乱葬岗了。蓝思追想,他立刻就想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看起来他是遭遇了同江宗主同样的事故。


这叫什么事?蓝思追哭笑不得,只得小步快速走向自己这边的温宁,先同他小声说明白状况。


而另一边,魏无羡似乎注意到了这个身穿蓝家校服,头戴云纹抹额的疑似蓝家亲眷的弟子,皱了皱眉。


“蓝家的弟子?不知道我这乱葬岗常人来不得吗?”语气间不是特别友好。


习惯魏无羡不着调的插科打诨,面对如此“凶神恶煞”的夷陵老祖,蓝思追显然一时不能适应,愣在了原地。


而魏无羡见他不答,眉头皱得更紧,又似乎想到了什么,语气更是生硬。


“怎么,你们蓝二公子还没放弃把我带回云深不知处?派你这么个小孩来我这监视我?回去告诉他,让他放弃吧,他以为他是谁,凭什么管我?”


又习惯了魏无羡平日和蓝忘机不分场合的秀恩爱,蓝思追对眼前这个对蓝忘机避而不及的魏无羡,更加的不适应。而他又急着想要向对方解释自己的身份,说清楚蓝忘机的本意,又怕对方不信任,又纠结于如何称呼对方,一时情急,一声“羡哥哥”先喊了出口。


而这一声,显然惊吓到了站在魏无羡身旁的温宁和魏无羡本人。


“别,你别套近乎,我跟你们蓝家人不熟。”魏无羡摆手否认。虽说他故意摆出一副很凶的样子想把这个小朋友吓跑,但对于这种半大孩子,魏无羡自认真没办法对他凶起来。


而蓝思追自喊出儿时称呼后便涨红了脸,下意识的看向身旁的温宁。却见温宁看着对面的魏无羡和“自己”已经愣了神,丝毫没注意蓝思追看向他的求助性的眼光。


靠别人不如靠自己。蓝思追默念着魏前辈教给他的所谓的人生准则,强装镇定,向魏无羡走了过去。


“魏......魏前辈。”蓝思追思虑着如何说才能比较委婉,“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来自十三年后,我......晚辈叫蓝愿,字思追。”蓝思追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看向魏无羡面无表情实则隐隐有些抽搐的脸。“我原本......是姓温的。另外魏前辈你想笑就笑吧,憋着伤身。”


魏无羡这才笑了出来,“哎哟你这小孩真好玩,蓝家那古板扎堆的地方竟然还有你这样有意思的小孩。哎,蓝家也能看话本?”


蓝思追无奈的叹了口气。就知道他不信,蓝思追想。正当他绞尽脑汁地想如何让魏无羡相信他时,魏无羡身边的另一个温宁叫住了他。


“你说你姓温?你......可是阿苑?”语气中透露着小心翼翼。


蓝思追点了点头,顿了一下,开口道:“宁叔叔。”


“不是吧温宁,这你也信?”魏无羡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向温宁,心里盘算着他是不是又在哪步出了差错,导致温宁结巴好了脑子又不好使了。


“魏公子,”如果凶尸有表情,他一定是涨红了脸,“这位小公子,同我堂兄在世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


魏无羡顿时严肃了起来,转过头仔细的看向蓝思追,发现确实有某些细节像乱葬岗里那个正趴在地上玩泥巴的小孩,这才信了几分。


“你真是阿苑?”


蓝思追点点头,却听见魏无羡又问道:“你为何穿着蓝家的校服?”


蓝思追愣了一下,犹豫着要不要把这件事说出来。他再一次转头看向温宁,这一次温宁注意到了他,朝他点了点头。


蓝思追猛吸了一口气,抬头对魏无羡说:“魏前辈,乱葬岗……被围剿了,所有人都没了。是含光君,额,蓝二公子把我带回云深不知处养大的。”


魏无羡沉思半晌,自嘲地笑了笑,喃喃道:“早晚的事,可惜了,我还是没能护住他们。”又抬头对蓝思追说:“那你一定也对四叔婆婆他们没印象了。过来吧,带你见见他们。”说罢,转身向更深处走去。


蓝思追赶忙跟上。走了不知多久,突然听见前方响起一个女声:“魏无羡!你又跑哪去了!”


是温情。


“你又带人回来了?”温情远远看见魏无羡身后跟着得两人,以为魏无羡又带了什么熟人回来。


“是,你比我熟。你弟弟,和阿苑。说是从十几年后过来的,你看看。”魏无羡调笑着,让开了道。


当温情看到蓝思追时便是一愣,继而看到他身后的温宁后又是一番热泪盈眶。


她没想过自己的弟弟和亲人能活到十几年后。


蓝思追看着这个新冒出来的人有些陌生,隐隐感到一丝亲昵却又没有什么印象。倒是他身后的温宁,见到温情后跪了下来。


“姐姐......”可惜凶尸是没有眼泪的。


温情赶忙上去扶起温宁,“我对你说过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这是做什么?”


“姐姐,我想你。”


温情一怔,笑了出来,拍了拍温宁的肩。“好了,多大人了,让人看了笑话。”


温宁乖乖低下了头,拉着姐姐,指向蓝思追。“姐姐,那是阿苑。是蓝公子救了阿苑,把他抚养长大的。”


蓝思追见提到了自己,赶忙向温情行礼。“晚辈思追,见过......”还没说完,就被温情拍了脑袋。


“自家人,行什么礼。快让姑姑看看,长这么大了,真好。”


蓝思追被温情揉着脸,有些不知所措。他自幼同蓝忘机生活,自然体会不到这种“过分”的亲昵。


不过,感觉真的不错。


“情姑姑......”蓝思追抱住温情,感受着早已故去的亲人的温暖。


魏无羡站在远处,看着这一家人想认的场面,轻笑了声,转过身向伏魔洞走去。


“哎,今天多来点好吃的?”


“只有萝卜,爱吃不吃!”温情冲魏无羡的背影喊道。


直到蓝思追被围在饭桌前,他还觉得这一切有够玄幻。


他低下头,看着抱着他鞋子的小阿苑,更觉得时间给他开了个很大的玩笑。


像做梦一样。


婆婆不是伏魔洞里的那具血尸,她正抚摸着自己的头,口中“好、好......”的说个不停。


情姑姑不是书本中罪大恶极被挫骨扬灰的温狗,她正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给自己端上一碗乱葬岗仅有的炖肉。


四叔(温情的四叔)一边抱怨着天气转阴,一边又努力地翻着地。


两个宁叔叔坐在一起尴尬着,魏前辈抱起小时候的自己在讲自己小时候的丑事。


满座欢乐,四笑皆啼。


傍晚,魏无羡走了过来,拍了拍蓝思追的肩。“时候差不多了,你们俩差不多该回去了。”


蓝思追一脸疑惑,他还不知道怎么回去呢,魏无羡怎么知道的?


魏无羡但笑不语,只是指了指蓝思追。他这才发现,自己和宁叔叔身上正散发着淡淡金光。


金光正点点发亮,蓝思追看着魏无羡,和魏无羡身后的温家老小,面露不忍。


“傻孩子,你该回去了。你有自己的生活,不必惦记我们。”温情笑了笑,有转头看向温宁。“弟弟,保重。”


“姐姐......”


金光越来越强,在即将盖过眼前众人的面貌时,蓝思追突然喊了出来:“情姑姑,婆婆,我会想你们的!”顿了顿,他又说:“魏前辈!你要相信含光君,他不是......”话音未落,他便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魏无羡正准备听蓝思追说了什么,却最终也只听见了“含光君”三个字。


含光君?魏无羡摸了摸下巴,想了想,愣是没想起来是哪号人物,索性不再想了。


“愣着做什么,散了散了!”魏无羡挥了挥手,示意天色已晚,温家老小应去休息了。接着便走向伏魔洞。可他没走几步,就觉得脚下一沉,一低头,发现小阿苑正挂在自己腿上。


“大哥哥走了吗?”


魏无羡“噗呲”一笑,摸了摸阿苑的脑袋,把他抱在怀里。


“快点长大吧。”长大了你就能见着他了。


而蓝思追在金光退去后仍是没有缓过神来,眼前摆动着的仍是温情她们的身影。


直到一双有力的手猛的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傻了?醒醒,回家了。”





我应该说高估了自己的情节概括能力还是说低估了自己的啰嗦情节的水平_(:_」∠)_......

原本想写两篇番外的现在看起来我可能写不动了......

原本的构思的另一篇是“因为残余的影响力去往穷奇道路上的金子轩来到了云深不知处见到了金凌”,写不写看明天心情吧啊哈哈哈哈......

因为原本构思这篇文的时候想的主题就是【成全】

成全江枫眠与虞紫鸢,成全云梦双杰的友情,成全魏无羡与江厌离的亲情,成全金凌自小为孤的痛......

成全每个人的遗憾。

【忘羡】当拖家带口的江宗主来到了云深不知处(完结)

是的居然完结了。

别着急还有番外。








  第十七章


魏无羡其实挺讨厌分别的,大概是因为上一世每一次分别带给他的都是更加悲痛的结局。


可有些时候分别总是到来的猝不及防。


蓝家的效率一如既往的高,可魏无羡有时候又希望它能慢一点。


其实也挺好的,魏无羡看着眼前站着的江枫眠一家和江晚吟。我是不是应该唱个离别的歌应应景?


还是算了吧,会被江澄打死的。


而另一边,待虞紫鸢与江晚吟嘱托完,江枫眠伸手拍了拍江晚吟的肩。


“阿澄,江家的家训是什么。”


江晚吟有些愣怔,似乎是想起了小时候父亲训他的事,不免有些失落。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难道过了这么久,他所做的一切在父亲眼里仍旧是不值得一提吗?


江枫眠却再一次拍了拍他,说道:“阿澄,你做的很好。我......爹很为你骄傲。”


江晚吟猛的抬起头,红了眼眶,泪水在眼中直打着转。


他等这句肯定,已经等了快三十年了。


一直留意着这边动静的金凌看着自家舅舅强忍眼泪的模样,撇了撇嘴,继而转过头继续窝在江厌离怀里。


“阿凌,你要听两个舅舅的话。”江厌离拍了拍金凌的头,嘴角含着笑。虽然她与金子轩的婚事已经解除了,但眼前这个孩子既然叫她一声“娘”,她就得尽一下娘亲的责任。


金凌默默吐槽魏无羡才不是他舅舅,一边又趴在江厌离身上猛的点头。


算了,娘说什么就是什么。


要是爹也能来就好了。


蓝忘机拍了拍有些失神的魏无羡,示意他一切都已准备妥当。魏无羡这才回过神来,看着那边仍在依依惜别的一家“六口”,忍不住喊了一声。


“喂,江澄!你好了没呀蓝湛这边都准备好了!”


“你着什么急!”江晚吟没好气的回道。


魏无羡撇撇嘴,他其实一点都不着急。


而江枫眠似是终于注意到了站在魏无羡身边的蓝忘机,面带犹疑,半晌,还是将心中的疑问问出了口。


“阿羡,你和那蓝二公子......”


魏无羡一怔,继而抓住蓝忘机的手坚定的走向江枫眠。


“江叔叔,蓝湛是我决定要共度一生的人。”


蓝忘机似乎是没想到魏无羡会这么直接的说出来,愣了好一会还没缓过神来。直到魏无羡伸手戳了戳他的脸,他才渐渐反应过来。


“蓝二哥哥,怎么了?我都这么说了,你表个态啊。”


蓝忘机正了正身,一脸严肃的对江枫眠说:“是。魏婴也是我决定共度一生的人。”却是全然不顾蓝启仁在身后一脸的痛心疾首。


而江枫眠也只是暗自惊了一下,沉默半晌,说道:“阿羡,既然你们已经决定了,那么就不要在意旁人的看法。这条路不好走,但我相信你能走得很好。”


顿了顿,江枫眠看着魏无羡温柔的笑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阿羡,你一直都做的很好。”


说完,江枫眠又看向身旁的虞紫鸢。却见虞紫鸢别过脸去,“你自己养的,你自己管。”而后又看向魏无羡,“我江家的人,可从没有让别人欺负了去的。”


魏无羡一愣,继而大声回道:“是!虞夫人!”


江枫眠无奈地笑了笑。


终于还是到了离别的时刻。江枫眠拉着虞紫鸢,两人又分别揽着江澄和江厌离,静静地站在画好的阵法中。


“这么一别,可就真的再也见不着了。”魏无羡感叹着。


“你闭嘴。”江晚吟红着眼眶说道。


等石头上一阵刺眼的金光闪过,江枫眠一伙人便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懵的蓝思追和温宁。


魏无羡这才笑了起来,走上前去拍了拍蓝思追的肩,“傻了?行了,回家了。”










“江澄!”


还没等江澄站稳,就被人给扑倒在地,两人滚做一团。江澄骂骂咧咧地揪起身上的魏婴,说道:“你发什么神经!”


“你还说我?”魏婴红着眼从江澄身上爬起来,一拳打在江澄的肩上,“你跑哪去了!等我回过神来家里就我一个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江澄沉默不语。魏婴着急的样子他在那边就见识过了。


“好了。阿羡,没事了。”江枫眠拍了拍魏婴,把他从地上拉起来。


“江叔叔。”魏婴一脸委屈地江枫眠,天知道那天他看见他的亲人从他眼前消失时他是有多么恐慌。


“行了像什么样子!”虞紫鸢一脸的不耐烦,“练功了吗!修为长进了吗!在这吵吵嚷嚷的整个莲花坞就属你最乱!”


魏婴却满不在乎的擦了擦脸,笑着说:“是!虞夫人!”


回来了,真好。


 

END







【忘羡】当拖家带口的江宗主来到了云深不知处

震惊,我居然又水了一章!





  第十六章


冥室内,一块黑色的石头正浮在半空闪着金光,蓝忘机坐在一旁轻抚琴弦,转瞬间一首《问灵》已奏完。


“没用,不是亡灵作祟。”蓝忘机回头看向坐在站在身旁的魏无羡。他方才用问灵询问,并未得到任何回答。


要么是十分强大可以抵抗问灵的鬼怪,可弹琴的是蓝忘机本人,这个可能性基本不存在。


要么就是里面没有任何亡灵。


“奇了,”魏无羡扶着下巴道,“明明感觉里面有很强的怨气,难道我感觉错了?不可能啊?”


魏无羡被称为“魔道祖师”、“无上邪尊”、“夷陵老祖”,他本人也自认在怨气这方面他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可现在他却在这块石头上碰了壁。


说来,这块石头本是他们故地重游时在莫家庄莫玄羽的屋子里发现的,当时魏无羡只是突然被这石头的奇丑无比打动了就把它带了回来,没想到却惹了这么大麻烦。


也不算太麻烦,魏无羡想。其实我还想让江叔叔他们多待会。


不过想到蓝思追和温宁可能被送到哪些奇奇怪怪的地方,他还是得快点行动了。


“我看这石头就是丑了点,也没什么奇怪的吧?”江澄站在一边嘲讽道,手却不老实的伸向了那块还浮在空中的石头。


变故就在这时候发生了,被江澄碰到的石头猛的发出刺眼的光,等众人反应过来时却看到一片光晕中小魏婴在莲花坞惊慌失措的模样。


江澄吓了一跳,手抽了回来,光晕便一下子消失了。


“原来如此,果然是这个的问题。”魏无羡拍了一下手,点了点头。


“看起来只要大范围的使用这石头的力量,就能把江叔叔他们送回去,思追他们应该也能被拽回来。”魏无羡看向蓝忘机,得到蓝忘机的点头确认后却笑的不那么开心了。


蓝忘机犹豫了一下,想说的话却没说出口。他顿了顿,继而说道:“关于这石头的事,我去找兄长。魏婴,你......”


魏无羡摆摆手,摇了摇头。


一切尽在不言中。


一旁的江澄却咬了咬牙,看着魏无羡一番不在乎的表情黑了脸。


“我们要走了,你就这么开心吗?”


魏无羡一脸惊讶地看向江澄,半晌,笑着说:“开心啊。”


江澄一下攥紧了拳头,却听见魏无羡接着说道:“我在莲花坞都快急疯了,你们回去我当然开心啊。”


江澄猛的松开了拳头,笑了出声,对魏无羡的偷换概念不置可否。


等到笑够了,江澄对魏无羡说:“去跟阿姐还有父亲他们告个别吧?”


“别了。”魏无羡赶忙摆手拒绝。“搞得那么严肃干嘛。跟生离死别似的。”


可不就是生离死别吗?

【忘羡】当拖家带口的江宗主来到了云深不知处

似乎是很水的一章,但前因后果得讲清楚啊……

不过好像真的快完结了

至于思追和鬼将军的奇妙之旅……有人想看吗我要写成番外吗?






  第十五章


蓝思追失踪了。


“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俩慢慢说。”魏无羡看着眼前乱作一团的金凌和蓝景仪,无奈扶额。


“今天早上我本来是和思追一起去兰室上课的。”蓝景仪面带惊慌地说,“谁知道走在路上突然碰到了大小姐。”


“你叫谁大小姐!”金凌转过头回瞪蓝景仪。


“好了,景仪,你继续说。”魏无羡见两人又有吵起来的趋势,赶忙将话题带回来。


“哦。”景仪低下了头,“因为和大......金凌聊了几句绊了些口角......原本我们也经常这样的,一般思追都会出来劝阻。可是这次我没听到思追出言阻止,心里奇怪,回头一看,就发现思追不见了。”景仪上前握住魏无羡的袖子,“魏前辈,这里是云深不知处,有谁有这个本事从这里把人带走啊?思追不会出事吧?”


魏无羡淡定的把袖子从蓝景仪手中拽回来,“说不定思追只是嫌你们烦自己去了兰室呢?”


“不会的。”蓝景仪摇了摇头,“我们去兰室问过了,思追没有到。他从不会迟到的,他今天甚至没来上课!”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魏无羡想。


蓝思追那孩子他还是了解的,温文尔雅谈吐得当,最重要的是他是蓝忘机一手带大的。让他像魏无羡一样旷课?不太可能。


可光天化日之下,人怎么可能突然消失呢?


魏无羡想去云深不知处突然出现的江枫眠他们,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他揉了揉眉心,状似轻松的揉了揉两个孩子的头,打趣道:“行了别担心了。人思追说不定是怕你们太闷了给你们开个玩笑。这事我管了,你们该回去上课的回去上课,该去寻找母爱的寻找母爱。金凌,我可听见你舅舅上次说你不把师姐哄开心就打断你的腿的。”


金凌原地打了一个哆嗦。虽然心下里还是不免的担心,但至少眼前这个看起来很不靠谱的家伙才是他们中最靠谱的。


而且人家有含光君不是?


想通了这一节,金凌便拉住蓝景仪,朝魏无羡点了点头,离开了静室。


魏无羡内心暗笑,这孩子,装什么老成。


想到蓝思追的莫名失踪,他又笑不出来了。


魏无羡原地思索了一会,出了静室,带着陈情,向山下走去。


他要去找温宁。


虽然知道温宁肯定虽不会上山但肯定不会离蓝思追太远,但为了保险起见魏无羡还是吹了陈情来唤温宁。


他要确认一件事。


他吹了许久,一段曲子都吹完了,可周围出了树叶在随风作响,什么都没有发生。


魏无羡淡淡的看着远方,肯定了内心的一个想法。


出了两次事,都在云深不知处。那么问题的根源肯定也在云深不知处。魏无羡摸了摸下巴,挑眉笑了笑。吹了个口哨,手上随意地转着陈情,往山上走去。


“蓝湛!”走了许久的魏无羡突然看见蓝忘机从远处走来,便招了招手,大步走向他。


“我知道江叔叔他们为什么回来了。”


蓝忘机看向他,半晌,点了下头。


“你也想到了是不是?”魏无羡有些讶异的说道,他还以为他是第一个发现的呢。


“嗯。”


“走走走!”魏无羡拽着蓝忘机,“去幂室,上次咱们带回来的那东西有问题。”

【忘羡】当拖家带口的江宗主来到了云深不知处

我觉得可能快完结了……



  第十四章


江厌离缓缓地倒了一杯茶,将它轻轻的放在魏无羡的面前。魏无羡端起茶,慢慢地抿了一口,抽了抽眉毛,咧了咧嘴。


“果然我还是喝不惯这种又苦又涩的玩意,这东西到底哪里比酒好喝!”


江厌离掩嘴轻笑,“喝不惯就不要喝了,只是这里禁酒,就算有蓝二公子护着,阿羡也还是要委屈一下了。”说着便去拿魏无羡手里的茶杯。


魏无羡却猛地躲开了江厌离的手,仰起头,将茶杯里的茶一饮而尽。“不要!师姐亲手泡的茶,就算再苦也是甜的!”


“你呀。”江厌离轻笑着收回手,却不再给魏无羡倒茶。只是从桌案下拿出一个小瓷瓶,放到了魏无羡面前。


魏无羡有些好奇的将瓷瓶拿起,放到鼻尖细细一闻,顿时笑开了花。


“云梦的桂花酿!师姐你怎么有这个!”魏无羡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口,唇齿留香,熟悉的香甜味让他仿佛回到了曾经温馨的家。


“原本我是买给你的,谁知道还没来得及给他就跑到这里来了。”江厌离看着眼前这个容貌大变的弟弟,有些欲言又止。


“嘿嘿,不给他正好,别便宜了那小子。”魏无羡又喝了一口,似乎沉醉其中。


“阿羡,你的......”江厌离顿了一下,似乎不知该如何开口询问。“你的容貌是怎么回事?你出过什么事吗?”


魏无羡的笑容僵住了。他缓缓放下手里的酒瓶,想了想,叹了口气,喃喃自语:“瞒不了啊总要说的。”


他看着一脸茫然的江厌离,缓缓地从位置上站起。“师姐觉得我除了容貌,还有哪里变了吗?”


江厌离细细地打量了一下魏无羡,思虑半晌,说:“之前未曾留意,阿羡,我记得,你在三年前就比现在高了……”似乎是想到什么,江厌离缓缓瞪大了眼睛。


魏无羡又叹了口气,坐了下来。“不是我变矮了,师姐。这身体不是我的。”


见江厌离有些激动,魏无羡赶忙安抚道:“师姐别担心,你先听我说。”


江厌离渐渐平静下来,眼神却有些焦灼地看着魏无羡。魏无羡想了想,决定还是委婉些。


“师姐可知道,莲花坞被温家的人抢了?”


江厌离点点头,“阿澄同我说了,父亲和阿娘被温逐流杀了,莲花坞......没了。”


“这江澄,怎么什么都说。”魏无羡暗地里吐槽道,他原本不想说这些的。


“他还是说了什么?”


江厌离有些犹豫的看了他一眼,“你的金丹......被温逐流化了,你被温晁扔进了乱葬岗。阿羡,你告诉师姐,是不是那个时候......”


“师姐别担心,没有的事,我从乱葬岗出来了。”魏无羡赶忙道,心里暗自庆幸江晚吟没有把剖丹这种听上去就让师姐担忧的事说出去。


一个下午,魏无羡同江厌离讲了射日之争温家如何灭亡,他又如何沦为夷陵老祖,如何与江家假意决裂却最终害了金子轩累死了江厌离。


魏无羡猛的跪在江厌离身前。


“师姐,对不起,对不起......”魏无羡低着头,身体有些发抖。这句“对不起”,他欠了师姐十三年。


江厌离赶忙上前扶住魏无羡。“阿羡,你先起来。”奈何她的力量终究没有魏无羡大,也终是没能把魏无羡从地上拽起来。


江厌离佯怒道:“你长大了,师姐的话都不听了?”


魏无羡听了,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怎么会!师姐别气!”


江厌离看了看魏无羡有些惊慌失措的样子,伸出手抓住魏无羡颤抖的手,另一只手抚在上面轻轻的拍打着。


“我们回家。”


魏无羡睁大了眼,仿佛不明白江厌离在说些什么。


江厌离微笑着,“我替那时候的‘我’说完那句话,‘我们回家’。”


魏无羡再控制不住眼中的泪水,扑到了江厌离怀里,放声哭了出来。


江厌离拍着魏无羡的背,轻声说道:“也许那个时候的我会怪你,但阿羡,你永远是我弟弟。”


“即使被仙门百家为之唾弃,你仍然没失去本心。”


“纵使众叛亲离,阿羡都还是阿羡。”


“你做的很好。”


“姐姐很为你骄傲。”

【忘羡】当拖家带口的江宗主来到了云深不知处

魏无息最后的马已经抛弃了他和小苹果私奔了。



  第十三章


“上次来的时候没怎么好好逛过,谁能想到再来这里竟然已经是十几年后了。”江澄站在彩衣镇内感叹道。


可惜魏无羡没一起过来,上次他还吵着要喝这里的天子笑。江澄想着,看着站在身边的江晚吟,总觉得有些微妙。


“喂,那谁。”


江晚吟缓缓地看向江澄,“我们是一个人,什么叫‘那谁’?”


江澄有些别扭,“行吧怎么都行,我问你,魏无羡呢?他没和你在一起?”


江晚吟一顿,默默的看向远处强拉着金凌到处跑的“莫玄羽”。


“你自己想。”


哈?


江澄有些莫名其妙,然而江晚吟不再理会他,已经踱步向“莫玄羽”走去。


“喂,金凌不能喝酒。你看看你,哪有长辈的样子。”江晚吟一脸嫌弃的抓住打算灌金凌酒的魏无羡的手,把“饱受摧残”的金凌从魏无羡怀中拽了出来。


“什么长辈,江澄你别忘了,我从身体到心理年龄可都大不了金凌几岁。再说了,是金凌自己想喝的!”魏无羡原地抗议,他抱起手好整以暇地看着江晚吟。


江晚吟原想反驳,又猛的想起魏无羡死的时候好像确实不大,就又闭了嘴。只是斜了他一眼,看着他一脸的“幸灾乐祸”,抬手揉了揉太阳穴。


“你几岁了还计较这个。”


“嘿嘿。”魏无羡仰起脸笑着“我三岁,怎么样?”


金凌一脸呆滞的看着魏无羡,饶是他已明知魏无羡的不要脸程度,也没想到他能做到这样。


“金凌在这,你羞不羞。了”江晚吟皱了皱眉,还想说什么,却看到江澄已走了过来,就不再开口。放开了金凌,走向了魏无羡。


“你不是说想来这里喝天子笑?本宗主今天就破例陪你喝一次,感恩戴德吧你。”


“滚滚滚。”魏无羡伸出拳头轻轻怼了江晚吟的肩,两人便并排着走进了一个酒家。


金凌见自家舅舅抛下自己和魏无羡跑了,一时有些懵逼。转过头看见江澄站在自己身边同样有些不知所措后沉思半晌,拉过江澄便说:“小舅舅,咱们别管他们了,咱们玩咱们的去。彩衣镇我随思追景仪他们来过几次,我带你逛逛。”


江澄寻思着反正自己也没地方去倒不如跟着这个便宜外甥四处转转,只是......


“为什么我是‘小舅舅’?”平白矮了一辈?


金凌倒是一脸自然,“你比现在的舅舅小啊当然是小舅舅。”说完后忽地吹了声口哨。“那家伙在仙子都不能跟着,正好他们走了我让仙子过来,舅舅很喜欢仙子的所以小舅舅你也一定很喜欢。”


“仙子?”江澄有些纳闷,难不成师姐的孩子已经有了意中人?


不过随着一条黑色灵犬飞奔而来,他的疑惑便解开了。


“这就是‘仙子’?”江澄欢喜地蹲下抚摸着仙子的毛,仙子被这个“缩小版”的江澄摸的舒服,低声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声音。


平日里都和魏无羡呆在一块,好久没有像这样近距离的接触狗了。江澄想。


江澄自己知道,他原是极喜欢狗的。


就这样舅甥俩欢快的在彩衣镇玩了一天,等到吃饱喝足的江晚吟和魏无羡找到他们时已是黄昏。


“玩的挺开心啊?”江晚吟板着个脸看向金凌,“这么晚还不知道来找我们?”


金凌被自家舅舅的目光盯的直发毛,内心腹诽明明是小舅舅自己玩的嗨了导致两人忘记回去。


“哎算了,”魏无羡从江晚吟身后冒出来,伸手拍了拍江晚吟的肩。由于身高原因这个动作看起来还有一点滑稽。“孩子嘛贪玩是正常的。咱们那个时候可比他疯多了。”


“不是‘咱们’,是你。我可没陪你疯。”江晚吟纠正道。


“行行。”魏无羡随意地摆摆手,“怎样都好,咱们赶紧回去,蓝湛还......”话说了一半,魏无羡突然余光瞥见一样东西,瞬间僵直了身子。


金凌原本在听魏无羡讲话,见他说了一半不禁有些疑惑。抬头顺着魏无羡的目光看去,顿时心里也发了慌,。


魏无羡他们找到他时他还在游玩,自然也忘了让仙子自己先回去。


“狗狗狗狗狗狗啊啊啊啊!”魏无羡看着“面露凶光”的仙子,一声惨叫出口,顿时转身跑没了影。


在一旁的江晚吟无力扶额,吩咐金凌把仙子送走后转身准备去附近的树上把魏无羡揪回来。


而在一旁看到了全过程的江澄会想起“莫玄羽”那有些熟悉的姿态,一脸黑线的叫住了江晚吟。


“魏无羡?”江澄手指向“莫玄羽”离开的方向。


江晚吟一挑眉,不置可否。


江澄的脸更黑了。

【忘羡】当拖家带口的江宗主来到了云深不知处

  第十二章


江枫眠一进虞紫鸢的房间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


“怎么了吗?”江枫眠看向坐在窗边的虞紫鸢,突然想到了什么。“阿澄来过了?”


“来了。”虞紫鸢的眼睛并未离开窗外,听见江枫眠的询问也只是淡淡的回话。“我叫来的。”末了,她顿了顿,“魏婴也来了。”


“阿羡?”江枫眠有些意外,“你说阿羡?”


虞紫鸢回过头,看着江枫眠,冷笑一声,“就是那什么莫玄羽。怎么,你自己当亲儿子养的,反而没看出来?”


江枫眠喃喃自语道:“真是阿羡......可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我怎么知道!”虞紫鸢不耐烦的回过头去,她想起方才江晚吟同她说的一席话,心里一阵烦闷。


江枫眠愣了一会,却突然笑了。“到底是女人的心思较细,我也是前段时间看见他喝酒的那幅姿态才能确定。三娘子,虽说你口头上说不喜阿羡,实际上还是十分关心他的。”


“你想说什么?”虞紫鸢阖眼皱眉,“我确实不喜他。你要知道,阿澄才是你亲儿子。你呢?来这以后关心过他吗?”


江枫眠不再说话。


空气似乎在此凝固,两人之间的气氛愈加尴尬。


半晌,江枫眠叹了口气,准备转身离开。


“等等。”虞紫鸢突然叫住了他。江枫眠有些意外的转过身,眼里竟有些惊喜。


“方才阿澄给我说了些以后的事。等我们回去后,莲花坞......”她一顿,“大概是不在了。”


“......是温家?”江枫眠有些不可置信,又有些意料之中。


虞紫鸢点点头,“化丹手。”她说道。“魏婴先招惹的温晁。”


“你养的好‘儿子’。”虞紫鸢嘲讽道。


“三娘子,你分明知晓就算阿羡不招惹,温家也不会善罢甘休。”江枫眠说道,“既然已经知晓这件事,如何做好万全的准备才是当务之急。”


江枫眠想了想,“等回去后,你和阿离一起回眉山吧。”


虞紫鸢猛的从位子上站起,“你什么意思?”


江枫眠摇了摇头。虞紫鸢却一把上前想抓住江枫眠的衣服,却最终没能伸出手,只是摩挲了一下手指上的紫电。“我也是莲花坞的人,你想把我排除在外?江宗主好算盘。”


江枫眠苦笑了一下,“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别说了。你走吧。”虞紫鸢背过身去,不再看向江枫眠。


而江枫眠见又一次和虞紫鸢不欢而散,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刚想转身,却又突然从心底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他觉得,有些话,现在不说,以后就没机会说了。


他大步的走向虞紫鸢。


“三娘子。”他说道,“我觉得有些话,是时候说清楚了。”


虞紫鸢转过了身。





魏无羡/江晚吟:我们吃力不讨好,你们俩随便说说就和好了?

【忘羡】当拖家带口的江宗主来到了云深不知处

我觉得我得小心点

我被我同学发现了

魏无羡马还没掉完,我的马已经掉了……



以及......对不起我不太会写了

不是不更了的意思不要误会!

ooc预警(我每次都忘打_(:_」∠)_)






  第十一章


仿佛被嘲笑了智商的魏无羡和江晚吟决定不作妖了。


还是直接找江枫眠把事情挑清楚更实在一点。


“为什么是我去?”江晚吟眉头紧锁,一脸不情愿地看着魏无羡。“你也知道,爹更喜欢你。”


“那不一样!”魏无羡说,“再说了,你是江叔叔的亲儿子,怎么可能不喜欢你?这件事你去说最合适,再说了......”


魏无羡拍了拍江晚吟的肩,“我都在树上蹲了一天了,该你去了。”


虽然仍旧是有些不情愿,他还是被魏无羡推搡着出了门。在门口,江晚吟似又想反悔,看了看魏无羡,想起他在虞紫鸢门前树上被泼了一身水的事,认命般地叹了口气,一脸的视死如归。


然而还没等他走出去,就被叫住了。


“阿澄。”虞紫鸢从另一边走了过来,看着带着一脸复杂表情的江晚吟以及手还搭在江晚吟肩膀上的魏无羡,皱了皱眉。


魏无羡本能地打了个哆嗦。


“江澄我先走了你看着办祝你好运。”魏无羡小声地对江澄说完,转身就想溜。


“站住。”还没等江晚吟出口拦截,虞紫鸢便叫住了魏无羡。她又转头对江晚吟说:“阿澄,你来一下。”继而皱了皱眉,“魏婴,你给我过来!”


魏无羡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虞紫鸢,然而虞紫鸢并不给他反应的机会,转身就走。


独留江晚吟和魏无羡在原地面面相觑。


“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江晚吟一脸嫌弃,“跟上。”


客房内,虞紫鸢一进门,便召出了紫电。耀眼的电光刺的魏无羡心凉。


江晚吟下意识的走到魏无羡身前。“阿娘,您有什么事?”


“我倒是要问问,你们俩又在做什么?”虞紫鸢转身面向江晚吟。“这小子,”她指着魏无羡,“在我窗前的树上蹲了一天,要不是我让人泼了桶水还不知道要在那里呆多久。你们胆大了,敢玩到我这了?”


原来是虞夫人泼的水,魏无羡哭笑不得。可真冤枉,我那时候明明已经想走了的。


“阿娘,其实......”


“魏婴,我有事问你。”虞紫鸢似乎并不想多听解释,她只是一脸严肃地对魏无羡说:“阿离是怎么死的?”


魏无羡怔愣在原地,似乎不知该怎么开口。


“阿娘!”


“你闭嘴!”虞紫鸢对江澄喊道,转而又面向魏无羡,“我那天去问金凌,我才知道原来他从小就没有母亲。魏婴,我就问你,阿离她嫁到了金麟台,没了温家,又有什么能威胁到她的生命?她到底是怎么死的!”


“我......”魏无羡似乎有些发抖,他低着头,不敢直视虞紫鸢的眼睛。


“是我害的。”


紫电一瞬间光芒大涨,江晚吟见气氛不对,赶忙走上前。


“阿娘,你别听他说,他死性不改什么事都喜欢往身上揽。阿姐的死......事出有因,当年的事,其实,谁也说不清......阿娘,其实今天魏无羡原本是想让你和父亲和好的,我们......”


虞紫鸢冷静下来,听见江晚吟所说,也只是转过了身去。


“用不着。”


“我离了他,难道还不行了么。”

【忘羡】当拖家带口的江宗主来到了云深不知处

今天上文常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总之老师突然就开始一本最正经的给我们安利魔道祖师

哎哟我那个激动!

全程捂着嘴就怕老师看见我的姨母笑人设崩塌。


......为什么没人提醒我我把题目打错了



  第十章


那一碗热气腾腾的莲藕排骨汤最终被魏无羡喝了个干干净净。


第二天前来找魏无羡的江晚吟听说了这件事后差点又没和魏无羡打起来。


“你怎么都不给我留点!”


“那是师姐给我做的,你想喝,自己去找师姐啊!”


说起来为什么江晚吟会大早上的来找魏无羡?


当然是为了江枫眠和虞紫鸢的事。


等两人闹够了,他们便面对面坐下,开始商议对策。


“我说......你这主意靠谱吗?”魏无羡一脸怀疑地看着江晚吟,很显然他对江晚吟提出的建议表示深刻的不认同。


“不然你来。你直接扑上去对阿娘说你是魏无羡,你要帮她和阿爹和好。你看我阿娘会不会先一鞭子抽死你。”江晚吟板着个脸,“我这办法肯定有效,你就去就行了。”


“行!”魏无羡一拍桌子,“反正还有你给我收尸,也不差这一次了。”


江晚吟冷笑一声,没有说话。


虞紫鸢自来到云深不知处那天起就没离开过房间。她需要时间去整理一下最近发生的事,也需要时间去了解一下未来发生的事。


不过她总觉得有些事情蓝家人在可以瞒着她。告知的情况总是一些无伤大雅的小事,或者大致的发展局面。有些人的事——比如江厌离,比如江澄,比如......魏无羡,总会被他们一笔带过。


不过这就够了。


这说明至少他们之间发生的不算好事。而且她也不需要了解太多,事情总归还未发生,未来总是掌握在他们自己手里的。


这边虞紫鸢还在整理手上所收集到的资料,而窗外魏无羡已经在树上待了三个时辰了。


他在思索如何在虞紫鸢未发现的情况下把紫电偷出来。


这就是江晚吟想出的办法,既然虞紫鸢的紫电已经将江枫眠认主,那么把紫电给江枫眠就能让他明白虞紫鸢对他的感情。剩下的,就剩下两人去说开了。


道理很简单,实践起来相当困难。


至少眼前虞紫鸢这一关魏无羡就过不了。


我可能是脑子坏了才答应江澄这么干。魏无羡想。他似乎体会到了以前江晚吟给他收拾烂摊子时的心情,莫名有些风水轮流转的感触。


在树上待了将近半天的魏无羡觉得不行,就算他在树上蹲到天荒地老虞紫鸢也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中把紫电给摘下来。


在这里耗着做无用功还不如回静室喝天子笑。魏无羡想,这个方法行不通总还有别的方法。


接着正准备离开的魏无羡就被凭空泼了一身水。


......哪个缺德的家伙会把水泼到树上?魏无羡抹了把脸,愤愤地想到。


然后足尖一点,从树上轻轻跳了下去,朝静室的方向走去。


此时虞紫鸢突然放下手中的资料,随意地丢在一边,揉了揉太阳穴,突然就笑了起来。


“天太热了。”虞紫鸢说,“给你消消暑。”






  


“你就在树上蹲了一天?”蓝忘机一边帮魏无羡擦头发,一边问道。


“对啊!江澄那家伙出了什么馊主意!他让我去偷虞夫人的紫电。”


蓝忘机脸色突然变得古怪起来,半晌,他说,“同是紫电,江宗主也有一个。”


“啊?”魏无羡一时没反应过来。


“为何不用江宗主的紫电?”


“......对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