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沧烟

只写清水不开车。随缘更新,日常佛系。

【忘羡】寒蝉对晚

  第十章


“这......二位仙师,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小二有些拘束地站在桌边,不停地拿肩上搭着的毛巾擦着汗,眼睛四处瞟着。


魏无羡手指敲了敲桌面,眼睛眯了眯,“不急,我就在这等你想起来。哎,先来坛酒,那什么......‘寒蝉’?”


那小二忙点头哈腰,转身去后房里拎了个精致的小银壶出来。


“就这么点?”魏无羡拿着小银壶抛了抛,吓得那小二忙伸手拦着。


“仙师有所不知,我们梁城有五宝:墨染宣印画眉叫,寒蝉一梦月牙俏。这最有名的便是那邢小公子的宣纸画,此次便是我们这的画眉鸟。您别看它小,不惧人嘞!啼声还好听,它一叫,娃娃都不哭了。这‘寒蝉’酒和‘黄粱’酒便是那‘寒蝉一梦’。过几天便是我们这的婵娟节,那时候的月亮是咱们这最好看的时候,配上‘寒蝉’,那感觉哪比那月亮上的什么‘广还宫‘差。”那小二说的眉飞色舞,一时间神采飞扬。只是魏无羡听见那“广还宫”便噎了一下,心说这小二怕是说的是“广寒宫”,只是这边人说话一激动就容易卷舌头,听起来倒是滑稽。


“听你这么说,我倒是蛮期待的。”魏无羡手上小银壶打着转,挽了一个漂亮的花后给自己倒了一小杯酒。


“酒是好酒,”魏无羡拿着杯子闻了一下,“就是不知道这酿酒的人还能撑多久。”


那小二霎时白了脸,“您说什么呢......”


“魏前辈。”蓝思追走了进来。


“含光君。”


“嗯。”蓝忘机点了点头,用眼神示意蓝思追。


“思追儿啊,来,给你魏前辈说说,你们都去哪玩了。”魏无羡托着腮好整以暇地看着。


蓝思追无奈地笑了笑,随后板正了脸。“正如魏前辈所说,城西的问题最严重。药材铺孙老板已经卧床三天了,他家的独子也在一天前倒地不起,目前老板娘一人支撑着家里的收入。”


“还不止呢,就你说的那个卖伞的大爷,他家的三个儿子也全病倒了。还有个疯疯癫癫的,和你当初一模一样。”


蓝景仪从门外冲了进来接了蓝思追的话茬,似乎是想起了“莫玄羽”当初的“疯状”,一脸的愤愤不平。


“景仪。”蓝思追回头看了蓝景仪一眼,蓝景仪冲他吐了吐舌头,突然抖了一下,偏头一瞥发现自己被蓝忘机瞪了一眼。


蓝景仪:我是一只瑟瑟发抖的鹌鹑。


魏无羡笑了笑,也没理会这场闹剧,只是歪头看了看瘫软在一旁的小二,笑意更甚。


“现在可以说实话了吗?”


蓝忘机虚扶了小二一把,“无需担心,若是鬼怪作祟,我们自会处理。”


那小二抖了三抖,半晌抬起头,泪眼婆娑地握住了蓝忘机的袖子,“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几位仙师,救救我们吧。”

【忘羡】寒蝉对晚

  第九章


“今天这城里怎么感觉怪怪的?”魏无羡左右张望着,手里转着蓝忘机的钱袋。


挑着担子的汉子一脸阴沉的从身边走过,路边卖瓜果的大婶也不再像往常一样叫卖。偶尔有几个人擦肩而过,还会回头打量他们,对上目光后却又掩饰一般急忙扭头走开。


蓝忘机皱了皱眉。魏无羡左看右看,蹦到一个卖伞的摊子前,状似认真的在一堆伞里挑来挑去。


“哎,这把不错,挺符合含光君的气质。”魏无羡举起一把印着水墨山水的油纸伞,对着蓝忘机撑开,从伞面后漏出一颗脑袋,对着蓝忘机一笑。


“嗯。”蓝忘机微微一笑,魏无羡挑眉看了眼蓝忘机,转头对着卖伞的老大爷问了起来。


“您这伞,怎么卖啊?”


“你说什么?”老大爷伸长了脖子,哑着嗓子,拉长了声音喊了一句。


“我说,您这伞,怎么卖啊?”魏无羡也跟着拉长声音,在老大爷耳朵边大声喊了一嗓子。


老大爷一捂耳朵,向后仰了仰脖子,捂着耳朵对着魏无羡皱起了眉头。


“你这后生说话嗓门这么大作甚,我老人家的耳朵要被你震聋咯。”


魏无羡砸了砸嘴,小声嘟囔着。“不是你说听不见的吗……”


蓝忘机走上前拍了拍魏无羡的肩,对着老大爷施了一礼。


“请问老前辈,这伞如何卖?”


“五文一把,八文两把。唉还是你这年轻人看着顺眼,稳重。这后生毛毛躁躁的......”


魏无羡在蓝忘机身后对着老大爷咧嘴一笑,心说,您有理,我夷陵老祖不跟老人家计较。一边又从蓝忘机的钱袋里掏出五文铜板放到老大爷的手里。


“哎老人家,您看您都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还在这里风吹日晒地卖伞啊?您家后辈呢?怎么也不出来帮衬帮衬?”


“唉,别提了,造孽哟......”老大爷摆摆手,对着魏无羡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不再说些什么。


蓝忘机拉着魏无羡离开了伞摊,走之前又从钱袋里拿出了几枚铜板,悄悄的放到了伞摊上。


“含光君真不愧是皎皎君子,泽世明珠。我怎么呢么喜欢你呢!”魏无羡伸手拉扯着蓝忘机的抹额,笑嘻嘻地看向他。


“别闹。”


“我说真的,”魏无羡突然严肃了起来,“你信不信,这城里绝对有问题。一会回客栈去问问那小二,我就不信问不出个什么来!”


蓝忘机瞥了魏无羡一眼,眼里写满了:你只是想喝酒吧。


魏无羡哈哈一笑,拽着蓝忘机就往客栈里跑。





———

怎么办我又想开新坑了

【忘羡】寒蝉对晚

  第八章


魏无羡愣在了原地。


他以为过了这么长时间,蓝忘机能多少把那段无望的日子忘掉。


他以为只要他们一直在一起,那些曾经不好的回忆就能够消失。


可谁都知道,无论过去多久,那些发生了的永远都不会改变。


魏无羡,你真是混账。他骂了自己一句,冲着蓝忘机扬起笑脸,回握住蓝忘机抓着他的手。


“不走了不走了。蓝湛,我跟你回家,跟你回云深不知处,等你把我藏起来。”


蓝忘机猛的起身带倒了身后的凳子。他抓着魏无羡的手就向外拖。


“等等等等,蓝湛,蓝湛你听我说!”魏无羡赶忙抓住旁边的柜子防止蓝忘机现在就把自己拖回云深不知处。


“你看着天,”魏无羡指了指窗外,“马上就亥时了,咱们不急着走,赶明儿回去。先睡觉哈......”


蓝忘机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点了点头,拉着魏无羡就往床上一躺。


“一起。”


“好好好一起一起。”魏无羡笑了笑。


蓝湛这副模样,还真是越看越觉得可爱啊。他想着,顺着蓝忘机的力道向床上躺去。


梦里有着年少不知愁的轻狂,红蓝交织的剑光在云深不知处的墙头上闪过。


紫衣少年跑过带起一串铃响,被一群世家子弟围在中间的人笑骂蓝家人穿着考究犹如“披麻戴孝”。


谁与谁勾肩搭背轻笑对拳。


谁与谁对坐两侧惊怒对打。


一声啼鸣从耳畔响过,初日的一缕阳光照在脸上,拨开迷雾,原是一枕黄粱。


梦醒。


皆空。


魏无羡揉了揉脑袋从床上爬起,伸了个懒腰从床上翻下来。


“起了?”蓝忘机坐在一旁的书案旁,听见魏无羡的声音放下了手上的《雅正集》。


“起了。”魏无羡从穿戴好衣服蹦了几下,接过蓝忘机递来的毛巾擦了擦脸,深呼了一口气。


他余光瞥见桌子上摆着的酒,咂巴了下嘴。“还真不愧是‘黄粱一梦’。蓝湛你也梦见了吗?”


“嗯。”蓝忘机点了下头。


“嘿,不过感觉也挺好。好久没有看见你那么好耍的样子了还有些心痒痒。不过蓝湛你那时候下手真黑啊,不过拉你一块破禁,竟然要同我一块受罚。”魏无羡挑起眉看向蓝忘机,状似委屈地说。


蓝忘机眉头一跳,“家规不可违。”


“含光君现在破的禁可不少哦。”


蓝忘机抿了抿嘴,半晌,说道:“现在......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蓝忘机又不说话了。魏无羡捂着嘴偷偷地笑着,看着蓝忘机的耳垂微微泛红,心说到底还是那个“小古板”,可别把人逗“哭”了。


他摆了摆手,“不闹了不闹了,先吃饭。我都饿了。”


蓝忘机点了点头,走到饭桌前坐好。


吃饭也不消停。魏无羡拿着饭碗滔滔不绝地说,蓝忘机一边低头吃饭,偶尔附和几句,一边又把魏无羡喜欢吃的饭夹到魏无羡的碗里。


等魏无羡说完话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碗里已经装不下了。


他轻笑了一声,这才开始专心吃饭。






 

【忘羡】寒蝉对晚

  第七章


“为何?”


魏无羡把坛子拎起来,脸凑上去深吸了一口气,咂巴咂巴嘴,猛地灌了一口。


“很久以前有一个姓贺的书生上京赶考,路过此地盘缠不够了。幸好他祖上世代酿酒,他就用他祖上传下的技术,又结合了自己的一些新奇想法,酿了坛酒。据说当时酒酿好后,香飘十里,闻者皆醉。贺生的酒大卖,他也赚够了上京的盘缠。这奇就奇在,有人买了那酒喝了,当晚做了个梦,梦见了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醒来后梦境皆空。因此这酒就得了‘黄粱’这么个名。”


蓝忘机摇了摇头,“黄粱一梦,终非现实。”


魏无羡笑了,“可就算是黄粱一梦,也有太多人去追求了。含光君,这世间总有些人,不是活的那么如意的。”


蓝忘机不语,低头品茶。魏无羡晃了晃手里的酒坛,眼睛一转,伸手抓住了蓝忘机拿着茶盏的手。


“蓝湛,说好了你输了要喝酒的。”


蓝忘机抬头看了他一眼,皱了下眉,最终点了点头。


“好。”


魏无羡大喜,抢过蓝忘机手里的茶盏,换了个杯子给他倒了一杯酒,送到了他面前。


蓝忘机端起酒杯,犹豫了一下,闭上眼喝了下去。


魏无羡有些期待的看着蓝忘机。只见蓝忘机伸手扶了扶额头,晃了两下,“咣当”一声栽倒在桌子上。


“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趴在桌子上大笑,抬起头抹了抹笑出来的眼泪,伸手戳了戳蓝忘机的脸。


“蓝湛啊蓝湛......你怎么就那么好呢......”


就当魏无羡打算揪着蓝忘机的脸向外扯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抓住了他的手制止了他的动作。魏无羡抬起头,却对上了蓝忘机一双雪亮的眼睛。


蓝忘机静静地抓着魏无羡的手,什么也不说,也不放开,只是轻轻的把它放到了唇边,轻轻的亲了一口。


魏无羡挑了挑眉,暗自使劲抽了抽,意料之中的没抽动。


这个动作却让蓝忘机皱了皱眉。他抓着魏无羡手指的手攥紧了,仿佛怕他跑了一样。


魏无羡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忙开口:“我不走我不走,你先放开放开,疼。”


蓝忘机“刷”的一下放开了魏无羡的手指,又迅速的从头上扯下抹额,把它绑在了魏无羡的手腕上,打了个结后还心满意足的拍了拍,仿佛十分满意自己的“杰作”一样。


魏无羡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好歹这次捆的是一只手。


魏无羡发现蓝忘机的眼睛总是盯着自己被绑着的手,便用那只手在蓝忘机眼前晃了晃,发现蓝忘机的目光是跟着手上的抹额走的,心里顿时了然。


蓝湛这是喜欢他的抹额?魏无羡挠了挠脑袋。


他坐到蓝忘机面前,又晃了晃那条抹额说道:“蓝湛,喜欢这个?”


蓝忘机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你这是什么意思......”魏无羡哭笑不得。却见蓝忘机一把抓住了他绑着抹额的手。


“你喜欢。”


“什么?”魏无羡有些懵。


“你喜欢,给你。”蓝忘机顿了一下,瘪了瘪嘴,“给你,这次不生气了。”


魏无羡猛地瞪大了眼睛,不知为何突然想起当年在岐山他随手扯掉蓝忘机的抹额,蓝忘机气的想要杀人的样子。


蓝忘机的手攥得更紧了。


“抹额给你。”


“你别走了。”

【忘羡】寒蝉对晚

  第六章


说来也巧,魏无羡二人前脚刚迈进客栈的大门,蓝思追他们就走了过来。


“魏前辈。”蓝思追等人看见魏无羡眼前一亮,赶忙跑了过去。


蓝忘机朝魏无羡点了点头,离开了客栈。


魏无羡走上前把孩子们领到房间里。“怎么样,有什么发现没?”


蓝景仪见蓝忘机不在算是彻底解放了天性,捞起一旁的茶壶先给自己倒了杯水,狠狠的饮下一大杯后喘了几口粗气。


蓝思追在一旁小声提醒了一声,又转过头对魏无羡说:“按照前辈的指示,我们去了城边的那个林子。我们发现那个林子里的阴气很重。”


“不止呢!”蓝景仪喘完后接了话,“我们一靠近那个林子,风邪盘就一圈一圈地转个不停。最初大小姐还以为是这罗盘坏了,后来我们才发现原来只有在林子周围才会这样。”


“你叫谁大小姐!”金凌白了蓝景仪一眼,“林子周围五米,在这个范围内风邪盘才会出现异常。”他对魏无羡一脸严肃的补充着。


“不错,”魏无羡有些欣慰地笑着,“还有吗?”


“那个......”欧阳子真从人群中探出了个头,“魏前辈,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其实进了林子以后,周围一直都有鸟叫声。”


他这一句话算是往孩子们中投了一颗炸弹,一时间议论纷纷。


“好像真的有!”


“‘娃’......‘娃’......地叫。”


“树林里有鸟叫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


“难道不是看起来越正常的事情反而越不能被忽视吗?”


“说的对!”魏无羡突然出声把一堆小孩吓了一跳。他朝刚才说话的那个蓝家小辈点了点头,“这孩子说的很对啊,越是稀松平常的事情越是不能掉以轻心,你们也记住啊。”


被夸奖了的蓝家小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其他人则是默默地将这句话念了几遍,记在了心里。


“叫的应该是画眉鸟,我跟你们含光君第一天来穿过那片林子时也听到了那种声音。如果只是寻常鸟一直叫倒也没什么,只不过如果画眉鸟发出了‘娃......娃......’的声音,它就是在警告同伴撤离。你们想想,为何当你们靠近林子时,画眉鸟要发出这种警示同伴的声音呢?他警告的,又是什么?”


蓝思追等人陷入了沉思,魏无羡把他们赶回了各自的房间,独自坐在了榻上。


蓝忘机推门而入,手上还拎着几坛梁城当地的特色黄粱酒。


原来蓝忘机方才出去竟是去买酒。魏无羡一看到这几坛酒眼睛都发直了,连忙扑了上去,也不去想什么画眉的事情了。


“蓝二哥哥,我真是爱死你了!”蓝忘机一把环住魏无羡,两人坐了下来。魏无羡迫不及待的抢过酒坛,拍开了泥封,一股浓浓的酒香散了出来。


“含光君知道为什么这酒叫‘黄粱’吗?”

【忘羡】寒蝉对晚

  第五章


“这宅子,怎么阴森森的?”魏无羡挠了挠下巴,歪了歪头。


这宅子,说豪华是真豪华,装饰有道。鹅软石铺路,路的右侧茂林修竹,左侧有一潭小池,小池旁还立着几座石像。路的尽头是一座木头搭起来的房邸。木头是金丝楠木,饱经风霜后仍泛着光泽。


说破烂也是真破烂。房前的灯笼破破烂烂,在风中晃着,连接处发出“吱嘎”的响声。屋内仅有的床榻已经发了霉,锅碗瓢盆摆了一地。空气中甚至还弥漫着一股腐朽的气息。


蓝忘机皱了皱眉,看向魏无羡,“如何?”


魏无羡摇了摇头。


“虽然这房子是破了点,里面‘干净’得很,什么也没有。”


“可会出错?”


“当然不会。”魏无羡不禁笑出了声,挑眉看向蓝忘机,“我可是鬼道的祖宗。”


蓝忘机点点头,走到那张发霉的床前,掏出一张符咒贴在了床头。


“含光君还真是人美心善。”


那是张安魂符,还是蓝曦臣尚在闭关时,魏无羡在云深不知处逗兔子之余研究出来的,贴在死者生前居住过的地方,能够起到镇魂安息的作用。与蓝家的安魂曲有异曲同工之妙,不同的是安魂曲需弹给魂魄本身,相比之下着安魂符倒是减少了不少工作量。


不理会魏无羡的刻意调笑,蓝忘机小心地将符咒翘起的一角抹平。突然,他顿了一下,一把揭开安魂符,在刚才翘角的地方摸到了一个凸起,摁了下去。


在床板下面弹出了一个夹层。


“哎,这有钱人家真会玩啊,还在床板上设夹层。不会是想看春宫图怕被发现而藏到床底下的吧?”魏无羡凑了上来,伸手就去拿夹层里的卷轴。


“那是你。”蓝忘机拦下魏无羡的手,自己弯下腰将卷轴取了出来。


二人一起将卷轴抖开,魏无羡看了一眼便笑了。


又是一幅画,而且和早上看见的客栈里挂的那幅一模一样。


“哎,这怎么说?”魏无羡挠了挠头,看向蓝忘机。


“客栈里的那幅是假的。”


“怎么说?”


蓝忘机看了一眼魏无羡,“写意花鸟,多用生宣,易于晕染。客栈之画,所作工整,定为熟宣临摹之作。”


听了这话,魏无羡把脸凑近了画想仔细瞧瞧,无奈怎么看也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比不得你们这些文人雅士,这些花啊鸟啊的我也就只在金光瑶的寝室里见过。”


蓝忘机点了点头,将画卷卷了回去重新放进夹层里。


“哎等等!”魏无羡伸手一挡,把画卷夺了过来。“说不定这是重要的物证呢,留着留着。”


“他人之物,不可擅动。”蓝忘机显然对这种行为不予苟同。


“不是,人都死了。”魏无羡哭笑不得,“当初我洞里的东西不也被仙门百家瓜分了吗”


蓝忘机眼神一暗,抿了抿嘴低下了头。魏无羡心说不好,想了想,凑上去对着蓝忘机的脸亲了一口。


望着蓝忘机有些怔愣的神色,魏无羡扬眉一笑。“好了二哥哥,我看这里也没什么好查的了,咱们回吧?”


蓝忘机点了点头。


两人向宅子外走去,竹林里沙沙作响,隐隐约约间传来了一声声啼鸣。


“谷......谷......谷......”

【忘羡】寒蝉对晚

  第四章


蓝思追小心地关上了房门,站在他身旁的蓝景仪和金凌屏住了呼吸。


背后的人咳嗽一声,三个人齐齐转过身去。之间魏无羡晃悠着腿斜坐在榻上,一手拎着酒坛子,一手招呼他们过来。


“魏前辈......”


“哎,那么别扭做什么。快过来,我找你们有事。”魏无羡催促着。蓝景仪看了看蓝思追,又看了看金凌,三人目光交汇,达成了共识——绝对没好事。


“哎不是,我真找你们有事。”魏无羡有些哭笑不得,明明前阵子这些小辈们还挺粘他的不是?


深吸一口气,蓝景仪一脸视死如归的走上前去。魏无羡看着他的表情,没忍住笑出了声,一巴掌拍到了蓝景仪的脑袋上。


“你那是什么表情?我又不会吃了你。”


蓝景仪想起上次听见的一位母亲吓唬自己孩子“不听话夷陵老祖就会把你抓了吃掉”的话,心说那可不一定。


蓝思追咳了两声,走上前拍了拍蓝景仪的肩,看着魏无羡,笑了笑。


“魏前辈有何事?”


魏无羡小声嘀咕了一句“还是我们家思追儿懂事”,在金凌和蓝景仪炸毛之前赶忙交代了前因后果。


“就这样,今天晚上你们带着那些小孩儿,去城区边上的小树林里看看。回来后把发现的东西告诉我,每个人都得说啊。”


“你怎么不去?”金凌抱臂在胸,皱着眉看着半躺着的魏无羡。


“我?我还有别的事啊!”


“你能有什么事?”


“大人的事小孩别管那么多。”魏无羡挥了挥手,“行了,去吧去吧。”


撵走了一脸懵逼的三个小孩,魏无羡仰靠在床沿的木架上,举起手里的酒坛向嘴里倒着。金黄色的酒液顺着下巴流了下来,晕到了衣服上,他倒是也不介意。


喝完这口,魏无羡把酒坛随意的甩到桌子上,就保持着靠着的姿势,睡着了。


等到蓝忘机把他推醒的时候,已是接近黄昏。


“别闹。”魏无羡眯着眼,一甩手推开蓝忘机的胳膊。


“魏婴,起来吃饭。你说的,一会去宅子那边看看。”


魏无羡这才磨磨蹭蹭的起了床,揉了揉眼睛瞥向了桌子,动情一看,嚯,放眼望去红彤彤一片,倒是全是他爱吃的东西。


“蓝湛,你怎么都不要点清淡的,吃不了辣就别吃,你这样......”


“这样很好。”蓝忘机把筷子递给魏无羡,端坐在桌前准备用餐。


魏无羡眯起眼睛一笑,突然扑了过去,险些带倒桌子上的菜。


“蓝二哥哥,我怎么这么喜欢你呢?”




  

【忘羡】寒蝉对晚

新年好~





  第三章


“言归正传,宋道长也只是说这梁城有问题,其他的倒也没说。咱们一会儿就去城西的宅子里看看。”


魏无羡拿着筷子轻轻的在碗沿敲打着。蓝忘机往魏无羡碗里加了一筷子辣椒肉,说道:“先吃饭。”


几日前,他们两人还在卞城的集市里闲逛,没成想居然偶遇了刚从梁城下来的的宋子琛。宋道长向两人说了些梁城的异况,两人这才决定前往梁城。


“不过,这梁城倒是真的繁华。含光君,等这次事一了,咱们好好逛逛如何?”


蓝湛慢条斯理的咽下口中的菜,将筷子平放在桌子上,擦了擦嘴然后才抬眼看向魏无羡。“你不是一直在逛?”


“哈哈哈哈说的也是!”魏无羡笑得前仰后合,猛地往嘴里塞了一筷子辣子鸡,突然被客栈外吵吵嚷嚷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


魏无羡定睛一看,哟,熟人。


“别推我别推我!哎金凌我说别推了!”


“别挡道!你不饿我还饿呢!”


“景仪,金凌,你俩别吵了......”


“就是就是,大家都饿了!思追兄,咱们快点快点。”


竟是蓝思追一伙的各世家的小辈们。


“他们又凑到一起了?”魏无羡摸了摸下巴,朝他们扬了扬手。


“嘿!思追儿!金凌!”


“魏前辈!”


“魏无羡?”


“嘿孩儿们好啊!”魏无羡走过去一手一个脑袋揉了起来,硬生生把蓝思追金凌两人梳的整齐的发冠给揉得乱七八糟。


蓝家小辈们却不敢吱声了,因为他们看见了坐在一边的蓝忘机。


他们各个低着头,回想刚才吵吵闹闹推推搡搡的样子犯了几条家规,然后越想越心惊。


别说他们了,就连欧阳子真他们这伙世家小辈们,看见含光君在此,也是大气都不敢喘。


“怎么了这是?看见英明神武的含光君一个个都蔫了?”魏无羡含笑看着他们一个个耷拉着脑袋的样子,又回头看着一旁坐得极其雅正的蓝忘机,严重笑意更甚。


“行了你们含光君不罚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吧。不是饿了吗?去吧去吧,一会我还有事找你们!”魏无羡拍了拍蓝思追的背。这群孩子们有个别胆大的偷偷瞄了一眼蓝忘机,发现真的没有罚他们的意思,一个个的都原地满血复活,只是不敢太放肆罢了。


“瞧瞧这可怜见的,他们怎么那么怕你啊?”魏无羡坐回到原位置,看着这群小辈们“压抑天性”的样子,莫名有些哭笑不得。


蓝忘机瞥了他一眼,“你不怕。”


“是是我不怕。不光不怕,我还敢拉着含光君一起受罚!”魏无羡咧着嘴摇头晃脑地笑着。蓝忘机似乎是想起什么好玩的事,看着魏无羡,嘴角淡淡的勾起一抹微笑。


“嗯。”


魏无羡笑得趴在了桌子上,一边笑还一边用手敲着桌子。蓝忘机也不阻止他这种引人注目的行为,只是伸手抓住了魏无羡的拳头,轻轻的握了握。


“蓝湛,你怎么就那么可爱呢?”魏无羡抬起脸来笑得灿烂,眼中有点点星光。

【忘羡】寒蝉对晚

  第二章


“这城西啊有一座破宅子。唉,说它破其实也不尽然。原本那里是一名姓邢的东家家的老宅,只是十几年前这里闹了一场旱灾,百姓们没吃的就去官僚地主家里闹腾。老邢东家心善,开了粮仓救济。可这么多灾民哪里救的过来?于是这邢家就被吃空了。拿不出粮食,百姓哪管你是不是救济过他?在难民眼里,你就是地主。大灾之年地主不给饭吃,那怎么办?抢呗!这邢家就这么遭了殃,老邢东家在灾乱里病倒了,不久就不行了。他夫人一辈子也没吃过苦,就这么跟着他去了,只留下了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唉,客官,你说说,这叫什么事?”


魏无羡看着小二说着,竟抬起了袖子擦起了脸,砸了咂舌,想了想,倒了杯水递了过去。


“来来别激动,先喝口水。你方才说,这家人还留了个孩子......那孩子呢?还活着吗?”


那小二也没接魏无羡手里的水,只是擦了擦脸,抬起头说道:“那小邢公子啊倒是活了下来,和其他难民待在一起,也算是混了口饭吃。撑过了大灾之年,着小公子便将家里还完好的一些摆件、家具都变卖了出去,也算勉强维持了生计。说来也算这小公子命好,随了他爹的心善,救了一个落魄的先生。先生无意间发现了这小公子的绘画天赋,将这小公子啊培养成了一代名画家,喏,你看那,”小二指了指柜台后的那幅花鸟画,“那幅画就出自那小公子之手,这还是当初我们老板花了大价钱淘回来的。”


魏无羡仔细端详了一下柜台上的那幅画。内容并不繁琐,唯一树枯枝,一只画眉而已。只是画卷灵气隽永,栩栩如生,想来这颜色用得十分考究,画师功底十分深厚,依稀可见其天赋之高。


“原来如此,后来呢?”


那小二继续眉飞色舞的说道:“后来,这位小公子便开始变卖他的一些画。最初人们被他的画所惊艳,他也为此大赚了一笔。只是后来不知怎么的兴起了一阵传言,说这小公子克死了自己的爹娘,又毁了自己家的百年基业,怕是个扫把星降世,他的画要带邪气嘞!流言越传越凶,最终竟无一人在去买他的画,这画师饥寒交迫,竟活活给饿死了……”


小二摇头晃脑着,远处有人叫他,他便给魏无羡打了个招呼,去招待另一边的客官去了。


魏无羡用手指绕着发梢垂下来的一缕头发,看着蓝忘机,垂下眼帘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


“没饿死在大荒之年,却死在了流言蜚语中,这当真是......”


蓝忘机突然伸出手抓住了魏无羡绕着头发的那只手,缓缓地攥紧。


“没事,我在。”


魏无羡“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我就随口感叹一句,你居然当真了。蓝湛你可真是......”


蓝忘机摇了摇头,也没放开抓着魏无羡的手,半晌,开口道:“人各有命,你不必放在心上。”


“没,”魏无羡挥了挥另一只手,偏头看向门外,“我只是感慨一句。人们总是宁可相信一些莫须有的罪名,也不会去用脑子去思考。怕是有人嫉妒这画师的天赋罢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这种事,我见的太多了。”


蓝忘机眉头一蹙,抓着魏无羡的手越收越紧。他看着魏无羡的侧脸,却没有在说什么。


魏无羡转过头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蓝忘机拧着眉头,一脸苦大仇深地看着他。


魏无羡抿嘴一笑,继而说道:“这么严肃干嘛?说正经的,你觉得这次的事和这位邢画师有关系没?”


蓝忘机顿了顿,松开了抓着魏无羡的手。


“还不知事件全貌,如何断以妄论。”


魏无羡撇了撇嘴,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倾身向前。


“打个赌吧含光君?我赌这次事件一定与这名画师有关!输了的罚喝酒,如何?”


也不如何,他如果输了正好多了两口;而蓝忘机如果喝醉了......


连魏无羡自己都觉得这个提议有点欺负人。


可没想到,蓝忘机只是点了点头,淡淡的“嗯”了一声,默认了他的胡闹,也没说什么“云深不知处禁酒”之类的话。


魏无羡嘟了嘟嘴,心说这也太容易成功了反而没有成就感。


【忘羡】寒蝉对晚

随缘更新

原著向

一切尘埃落定后的生活

打什么怪?谈恋爱啊!



  第一章


北风呼啸,树叶沙沙作响。月光幽幽地从厚厚的云层中露出几缕洒在树枝上。树林深处,传来了清脆凄厉的鸣声。


“娃......娃......”


魏无羡停住了脚步。


“娃......娃......”


声音仍在继续响着,一声比一声急促,一次比一次哀绝。魏无羡挑挑眉,放下了枕在脑后的手,偏了偏头,认真的听了听。


“娃......?什么人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这荒林子里找娃?”魏无羡看向身旁的白衣仙士,咧了咧嘴。


蓝忘机侧耳听了听,“是画眉。”


“画眉?”魏无羡摸了摸下巴,“画眉不都是‘科科科科’地叫吗?我可从没听说过她还会喊‘娃’。”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淡淡的说道:“画眉如果发出‘科科’的叫声,说明它在害怕。”他顿了顿,言下之意是一定是魏无羡对画眉先做了什么,它才会一直发出这种声音。


“如果是这种叫声,说明它在向同伴示警。”


“行啊你蓝湛,懂得挺多的啊!”魏无羡自动忽略蓝忘机的前半句话,扬起眉笑着,把脸凑到蓝忘机身前。“又是书上写的?”


“嗯。”蓝忘机不动声色地低头在魏无羡的脸上亲了一下,有一脸正直的抬起头往前走。


只留下魏无羡站在原地一脸懵逼。


等他回过神来,看见蓝忘机站在不远处侧着身等他,手不由自主地在蓝忘机方才吻过的地方摸了摸。半晌,他突然灵光一现,将摸过脸的手放到嘴边,也亲了一口,一脸的不怀好意。


远处的蓝忘机一顿,转过了身,在没人看见的黑暗中兀自红了耳垂。


魏无羡大笑两声跑上前去,拽着蓝忘机的衣袍向前走。


“好了光风霁月的含光君,不闹了不闹了,咱们可得在天亮之前赶到梁城去呢!”


“不急。”看上去很正常的蓝忘机回答道。


魏无羡一笑,转过头看着蓝忘机,“不急?咱们得先找到客栈住下。而且,已经快亥时了,含光君你的原则呢?”


蓝忘机抿了抿嘴,不答,只是在魏无羡的牵引下加快了步伐。


说起来,两个月前蓝曦臣出关重新主持大局,两人才开始四处云游,顺便继续着蓝忘机“逢乱必出”的美名。听闻梁城有些奇闻逸事,又恰逢故人所托,才决定前往梁城。


原本从他们所在的地方到梁城也只不过两日的距离,结果魏无羡没忍住拽着蓝忘机这看看那逛逛,硬生生把日子过到了第三日,以至于快至亥时时两人还滞留在着阴森森的林子里。


“啊,到了到了,含光君你快看!”魏无羡跑到前面的门坊下,只见门坊牌匾上用篆文刻着两个大字:梁城。